丝瓜草莓向日葵

Posted on 2021年4月15日 by

一行四人终于是回到了来时候的院子,一行人看着和出来的时候,一模一样的院子,回想今天晚上的事情,总有着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凌星月还好些,那些看着凌星月差一点就被反噬了其他队友,总觉的是心惊肉跳的,再看着一旁睡的香香的林铁,总觉的这个家伙是有点幸运,什么也不用经历,就是在这里一睡就什么事情都办好了。

几个人也是互道晚安,然后回自己的房间,开始睡觉了,不知道是怎么着,凌星月是睡不着了,平时挨着枕头就能睡着觉的凌星月,今天竟然是失眠了。也许是因为那魔焰的反噬影响到了精神,也可能是注入的龙晶,将凌星月的状态调整到了最好,就像是睡过了觉一样,反正是不知为何,凌星月睡不着了,看着外面月光如水,凌星月悄悄的起身,一身清白,走到了院子当中,回看月色。

巨大的月亮刚过中天,站在地上,连月亮的上的环形山都能隐约看到,凌星月的视力如果需要的话,完全可以比的上天文望远镜,但是,凌星月并不想在这个时候,动用什么超级的视力,他只是在看着月亮,看着这个熟悉的月,这个熟悉的天地,心中一阵的悲凉。涌起一种巨大的悲伤,不知道是为什么,无始无终的一段情绪就将凌星月萦绕其中。而随着凌星月思绪的波动,无数闪耀的花火开始随着凌星月开始生生灭灭,如同一道龙卷从地面直插天际。

正在迷茫间的凌星月忽然清醒了过来,这样的一道龙卷之上天际,这是想要做什么??赶紧收了思绪,所有的花火也就随着凌星月的动作消失了,凌星月摇摇头,赶紧自己的心性还是有些欠缺,现在这个时候,可不是望月悲叹的时候,赶紧赢下着比赛,拿到那洞窟和汤的秘密才是正经,只要能够在进入下一层,自己的力量一定会有大的增长的,这种增长是建立在一种对于不同的规则的理解和掌握的基础上的,现在凌星月开始明白,为什么古兰木塔会有这样的规矩,要让所有人从塔底向上走了,原来这古兰木塔的每一层的规则都是不同的,越向上,就会越接近世界的基础规则,在凌星月的思想中,古兰木塔不是一座从下到上的塔,相反,古兰木塔是从上到下,第九层的规则其实是最浅显的,只要体力好,就能够掌握,所以这一层晋级的人会非常多,但是第二层,规则就更加的隐晦了,是一种感知的规则,这一层的凌星月获得的东西是最多的,因为不仅获得了感知上的规则掌握,还被火狐狸赠送了一套空间规则,具体体现在了,凌星月手里的那把刀上。通过它,凌星月掌握了一个明显要高于其他规则的空间法则,明白了空间也是可以折叠,甚至是破坏的,从而有了空间斩这种可以称之为神迹的技巧。而这无尽海在突破的时候,到底会给与一种什么样的规则呢,这种规则又会怎样的影响凌星月影响世界呢?凌星月不知道,至少是现在不知道,他只知道只要能够完成交给的两个考验,他就能够得到这种规则的指印,甚至是掌握这种规则,这个时候,也许就能看到无尽海的真相了。

在院子里站了一会,发现在即的花火并没有引来什么注意,凌星月终于是放松对于空间感知的范围扩大了,将整个空间感知回缩到平时的范围,看看没有惊扰到任何人,赶紧自己回屋子里,想着自己怎么也是睡不着了,静静的盘膝坐在床上,静静的吐息冥想。

一闲下来,时间就过的飞快了,这几日,在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几个人也就没有出这院子,每天就是吃了睡,睡了吃,将自己的状态,调整到最好,然后很快的,三天过去了,几个人,最后一场的报名赛,终于要开始了。帖子在一天前就送到院子里来。注明了这次的时间和

场次。特别标注了,如果损坏了擂台和其他的附属设施,需要一价赔偿,请各位选手要谨慎。看着这个明显就是奔着凌星月他们这边的警告,四个人看了都是一笑,小家子就是小家子。

林铁经过这几天的修养,也是神完气足,叫嚣着“谁也谁也别别别和我抢啊,这这这这一场是我我我我来。”凌星月拍拍林铁“老铁,别激动了,你和峄山都上不了了,你们上一场都是获胜方,按照规定,都不能再下一场出场的,这一场,你在下边看看吧。”

赵金龙看向凌星月“大人,这场还是交给我吧”“为何啊?”“这样的,我和大统领的都属于同一种战士,斗气也都相同,我出场战斗,不会暴露更多的战术意图,也不会暴露更多的招式,实力,您和娜娜不管是谁上,都会暴露力量的属性,这样对咱们后期,其实是不利的恶,也许这种不利只是很少的一部分,但是我认为还是谨慎为好,所以这一场还是让我来比较合适。您说呢?”凌星月点点头“木龙看的很透彻啊,现在这是怎么了,大金龙变成细心龙了?还是娜娜教导有方啊,我们这些说了你这么多年,都没看你有这么大的进步。”一句话说的费伦娜都有些脸红。“大人,我平时没有说过木龙什么的。真的”。一旁的章峄山一脸的不屑,“木龙这个货,就是喜欢听姑娘的,上次我们一群人一起去醉。。。。。。。”还没等说完,木龙直接扑过去,掩住了章峄山的嘴“头儿,头儿,大头儿,我服了不行吗?咱们能别提这一段吗??求你了”这状态,一看就是有短处握在章峄山手里呢。看着两人的举动,费伦娜是一脸的不解“醉什么?喝多了??”章峄山赶紧顺坡下驴,“没错,就是,木龙你看他高高大大的,驹子呢,一喝酒就不行了,是不是,木龙”“对对对,大统领说的对。”一行人在调笑中,出了门,去往竞技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