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红视频

Posted on 2021年4月17日 by

赵长和本拟归无咎兑换宝物已经结束,正准备取宝交割,听归无咎问出“宝胎”二字,先是一愕,随即恍然一笑。

所谓“宝胎”,全称为“元一宝胎”,乃是指炼化本命法宝的主要宝材。非至真至纯、精微不二的天地奇物不能担此重任。

本命法宝和普通法宝不可同日而语。如归无咎方才兑换的宝物,虽然件件珍异,但说到底只能算是“外物”;而本命法宝,却是修士道行的一部分,堪称统御元神、法力、神通三位一体的枢纽机阔。

灵形修士凝结金丹成功之后,一身元光之力转化为法力。不同根基的金丹修士虽然法力强弱悬殊,但使用类似神通所消耗的法力却受着“道术相须”法则的制约。

所谓一元生两仪,一心生道神。

道法与神通互成宅室,一动一静,互为其根。

就如同归无咎在接受《通灵显化真形图》传承中所见到的那道威力骇人的雷电神通,以它为主体成就十八神通之一,即使其吞噬的道法各不相同,最终成型之后长短优劣也各有特色。这道神通每次施法,必定会消耗自身一半的法力。

但是如果有“本命法宝”统御于元神、法力、神通之间,那就大不相同了。本命法宝时时受修士孕养炼化,宛如法力与神通之间的枢纽与主宰,足以使修士于微玄之间,驾驭如意。同样是这雷电神通,如果由炼化本命法宝的修士驾驭,经过种种奇特变化,一日足可使用一至七次。

因此,这凝练本命法宝的“元一宝胎”堪称修士修行到金丹境界之后最为重要的外物。归无咎可不认为自己在下界会撞到什么神奇机缘,恰好获得最上等的宝胎。自然起意在玄墀阁中预先选取了合用的带走。

通常来说,道法愈精、神通愈强的修士,便更加注重本命法宝的凝练。甚至舍此之外,其余外道宝物均视同泥瓦。而功底较欠者,往往较多依赖于普通宝物,弥补自身不足。归无咎先前取了数十件寻常法宝,赵长和倒未曾想到这人会打宝胎的主意。

赵长和双眼一眯,估量着归无咎先前的举动,沉吟道:“本宗七大神木之一的九彩心棠木每隔三百载会落下十二叶,此叶堪称木灵之精,最佳用途便是作为较有前途的金丹弟子凝练本命法宝的元一宝胎。此宝一旦纳入阁中,不消半个月便会被兑换一空。恰好七日之前有九枚灵叶入阁,这几日已被预先得到消息的弟子陆续兑换走七枚,眼下仅余二枚。5每一枚作价五十大功。”

赵司府介绍的同时,顺手从身后玉柜内取出一道卷轴打开,当中清光荡漾,一枚半个巴掌大小、青翠欲滴的绿叶图案凸显出来。

向日葵元气少女可爱清纯图片

归无咎听到“五十大功”之语,眉头一蹙,问道:“这九彩心棠叶是几炼宝胎?”

本命法宝品质亦有高下之分,修士修为在金丹、元婴境中每提升一个小境界,就可以将本命法宝炼化一次。但前提是元一宝胎的品质足够之高,能够承受这份炼化之力。最高品质的元一宝胎,足以承受金丹四重、元婴四重的八次锻炼,以及元婴之上的一次“合炼”,总计九次炼化之功。若借此冲破大能之境,那么修者的本命法宝即为蜕变至混元真宝境界。

赵长和看了看归无咎面色,淡定中带着一股自信之意:“五炼。”

五炼,那便是足够炼化到元婴一重境。

归无咎皱眉道:“品质太低了一些。”

赵长和似乎有些意外,随即收起脸上笑容,盯着归无咎看了片刻,认真的点了点头。又取出一枚卷轴打开,看图形样貌却是一枚纹理致密、深碧近黑的龟壳。

赵长和淡淡的道:“此物名为牢甲,是一只名为“三牢”的深海异种所蜕之壳。此兽寿九千载,有古仙脉元鼍至少三分之一的血脉。“三牢”蜕壳时相当于人修元婴四重境界的修为,乃是非同小可的宝物。此物录入玄墀阁中已经二百年之久,若作元一宝胎来使,想必八炼之功不在话下。”

赵长和看了看归无咎脸色,续道:“只是此物价值颇高,作价三十上功。”

玄墀阁中司府、司库之流,多是由人情练达、和光同尘的人物担任。然而这赵长和却是一个例外,他表面上和诸位同僚一道,似是习得一身的如意磨盘功夫;但内里却是个自视甚高、尤其自负眼力的人。

玄墀阁中四位掌次,其中就有三位对赵长和的能力颇为看重。可惜此人修道天赋不高,否则若能进阶元婴境中,最终晋升一个掌次之位,想必不难。

归无咎入阁之后,行事数次出乎赵长和意料。赵长和冷静下来判断,此人背景深厚,出手豪阔。但是元光气息暗弱到几不可查,显然在修道一途上天资不高。然而这人在符箓一道又似乎别有见地,显然并非纯粹的大门纨绔。据此推断,此人当是某一大族中极得长辈宠爱又有独特才能的人物,将来晋阶金丹不在话下,甚至其族门可能不惜代价将之勉强推到元婴境界。

至于元婴一重之上,没有上佳天资那是想也不要想的。

玄墀阁中一品至九品的宝胎无所不备,赵长和一出手便荐出“九彩心棠叶”,本拟必合对方心意。甚至接下来,对方夸奖自己眼力了得、举荐合意,都在赵长和预料之中。

然而归无咎“品质太低”四字却让赵长和心情大坏。

归无咎并不知道,此刻他在赵长和心中,已然得了一个“轻浮自大、好高骛远”的考评。

赵长和故意不拿出六炼、七炼宝胎,而是直接推出这八炼的牢甲,有两重用意。如果此人自惭形秽,不敢取这“牢甲”,转而回头去采纳“九彩心棠叶”,赵长和心中自然是极得意的。若此人果真毫无自知之明坚持选择此物,等若是白白浪费三十上功,必定要遭长辈斥责。

看着归无咎皱起眉头,赵长和心中一哂。但他面上依旧是平平淡淡的模样,似乎是在静候归无咎作出选择。

归无咎道:“还是不够。这玄墀阁中,便没有九炼宝胎么?”

看着赵长和面色一青一白的变动,归无咎恍若未见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赵长和回过神来,深深看了归无咎一眼,道:“请稍后。”转身又取出一枚卷轴,口中道:“此物名为合德清襄玉壁,乃是五行中水土之精交感而成的一桩至宝。存于玄墀阁中已经两千七百载,乃是目前本阁唯一一件九炼宝胎。价值二百五十上功。”

然而这卷轴打开的一瞬间,赵长和不由目瞪口呆起来,原来此卷中并无图画展示,宛然一张白卷。这意味着图中宝物已然不在玄墀阁中了。暗想到莫非是自己并不当值的数日里,这宝物竟然被人兑换走了?只是此等大事应该传的沸沸扬扬,不知为何竟然全无消息。

正在此时,一道青光闪过,现出一个羽衣高冠、相貌清癯的老道。这人周身云霞隐隐,瑞气凝练不散,显然至少有元婴三重境的修为。

赵长和一见此人,不敢怠慢,连忙上前行礼道:“见过平掌阁。”原来这老道正是玄墀阁掌阁平五峰。赵司府心下不由有些忐忑,不知平真人越过四位掌次直接来寻自己,有什么要紧事交代。归无咎听赵长和称呼,立刻知晓这老道的身份,也是上前施了一礼。

平掌阁朝着赵长和略一点头,却并不说话,转过头来打量了归无咎一眼,声音缓和道:“你身后没有族门指点,是以很多秘事并不清楚。历来真传弟子所用元一宝胎,并不需要自己功勋兑换,门中均会为你安排妥当。你所求之物已在你洞府之中了。”

归无咎听平掌阁如此言语,也有几分意外。但转过念来,心中一动,问道:“不知门中为弟子准备的宝胎是何品级?”

方才听赵长和介绍合德清襄玉璧,无论是其价值还是稀有程度,都无愧至宝之名。门中为真传弟子备下的不可能均是九炼宝胎。譬如那九彩心棠木每隔三百年产下十二叶,录入玄墀阁名目的只有九叶,归无咎自然不会认为其余三叶被什么人吞没了,想必就是下赐弟子中品级较低的一类。

事实上归无咎所猜想完全正确,这也正是平掌阁方才言语中所省略的。门中所授下的宝胎品级自然高低不一,这是依据认定的每个人潜力大小决定的。如果某一弟子对门中所赐宝胎并不满意,意欲自求更高一级的宝胎,那也无不可,但便需自己承担兑换之功德。

平掌阁见归无咎一下就问道问题关键,捻须一笑,道:“下赐弟子的秘库中并无你的合用之物,所以赐与你的宝胎正是临时从这玄墀阁调拨。赵长和方才与你介绍的这物便是了。”

&nbsps:校尉动笔时,还是经常提醒自己,小人物不要写成npc。写鼎湖阁的田平和玄墀阁的赵长和的时候,都注意了这一点。至于效果怎么样就见仁见智了。